所以在王婉华心里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7-07 22:07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“我给她提了很多次,喊她离婚,但是她就是不同意。”对于王婉华的丈夫,陈力知之甚少:“只晓得是个公务员,他们结婚以前是中学同学。”陈力说,从一开始,他就没有把王婉华的丈夫放在眼里:“我觉得他根本不是男人!”

换个角度

他悉心呵护

面对记者的这一说法,陈力抬起头,瞪大了眼睛,表示完全不能理解!“我所有的朋友都说她那个老公简直不是个男人,而且没有哪一点比得过我,我就是想不通,为啥子我付出了那么多,王婉华还是不选我?!”

陈力说,当时他还有一辆丰田车,“我的车上永远都给她准备着牛奶和一些小零食,怕她有时候饿了;副驾上永远放着一件外套和一双拖鞋,怕她老是穿高跟鞋不舒服,怕她在车上睡觉冷到了。可以说我对她的呵护,体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。”

婚外情终结

他付出所有

不仅如此,当时的陈力爱屋及乌:“她父母在自贡,赡养费是她们三姊妹分摊,而摊到她头上的那部分都是我出的;还有她儿子的学费,我也帮她出了;平时更是经常开起车子专门跑到龙泉山上去买新鲜的水果,然后送到梁家巷车站找到去自贡的长途车司机,一件一件地给她父母送过去。”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在陈力的心里,他已经完完全全把自己当成了王婉华的丈夫和王家的女婿了。

王婉华的美丽以及温柔的个性很快打动了已经离异多年的陈力,不顾王婉华已有家室,也不顾她在声色场所工作多年的经历,陈力对周围所有亲朋好友的劝说置若罔闻:“我知道她不是一张白纸,就世俗的眼光来看,她算不上一个清清白白的女人,但是我真的很爱她。”在陈力的坚持下,三个月后,王婉华终于答应了他的热烈追求,两人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并且住到了一起。

面对记者的反问,陈力一时语塞,考虑良久之后,他最终摇了摇头。

伤势还没痊愈,王婉华便提出了分手,并且态度坚决。而对此,陈力觉得自己完全无法接受:“我对她那么好,为她付出了那么多,为啥到头来居然还落得这样的下场?!仅仅就为了她那个窝囊懦弱的老公,我实在是想不通啊!!”

但是令陈力没有想到的是,王婉华竟然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陈力的提议,坚持不同意与丈夫离婚。陈力很是纳闷:自己究竟哪一点比不上王婉华的丈夫?而王婉华又有什么理由竟然宁愿选择老家的那个“窝囊废丈夫”,也不愿意选择足够优秀的自己呢?

事情回到三年前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当时还在当老板的陈力在成都某会所认识了在里面上班的王婉华:“她当时38岁,但很漂亮。”

接到陈力(化名)的电话,是在星期三的晚上,准确地说,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。电话那头的男声低沉沙哑,他说:想来想去,眼下的出路只有一条:“我要去她的老家,把她全家杀了,然后再回成都跟她同归于尽!”

“所以在王婉华心里,她的归宿理所当然是她丈夫而不是你,她的选择很合乎情理嘛!至于说到她的丈夫,也许他不如你帅,不如你有钱,但是他对妻子的那种爱和宽容,却是你远远比不上的。”

为爱情“转正”

陈力告诉记者,现在的他在给一个上海老板开车,“你可能不相信,我直到去年下半年都还是一个老板,但是现在我却不得不屈居人下,给别人打工。”陈力说,他在2001年开办了一家专做扶梯的工厂,几年来生意一直做得很好。直到2007年,他认识了一个名叫王婉华(化名)的女人,他的生活开始逐渐偏离了原先的轨道。

“那段时间可以说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日子。”陈力抿了一口茶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:“我知道我和她之间是一段不被道德认可、也不被所有人看好的感情,很有可能不晓得什么时候这段感情就会无疾而终。但正是因为这样,我很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。”陈力说,在那一年多的时间里,除了打理生意,自己几乎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了王婉华身上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——“我把她侍候得像个皇后一样,可能很多女人一辈子都没有享受过一个男人这样的爱。”

在陈力看来,王婉华来成都打工已经快十年了,而这期间她的丈夫从未露过面:“2008年他的弟弟还在我的工厂里上过班,所以他肯定晓得我和他老婆的事情,但是他也从来没有上门找过我。”据此,陈力认为王婉华和她丈夫之间根本已经毫无感情可言,而自己一表人才,经济条件优裕,对王婉华更是呵护有加,两相对比之下,“连傻瓜都晓得该选哪个嘛!”

今年43岁的陈力是成都本地人,记者见到他时,他戴着墨镜,穿一件蓝色条纹体恤,腰间斜斜地系一个蓝色腰包,头发一丝不乱,皮鞋擦得锃亮。正如他自己所说,他的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略显年轻:“别人都说我很帅,我其实很受女人欢迎。”

就在王婉华离开的这段日子,陈力茶饭不思,心力交瘁,工厂的生意也因此一落千丈。2009年底,陈力的工厂由于经营不善而彻底倒闭:“到去年过年的时候,我几乎已经是一无所有,最后只剩下一个车子,后来也被我卖了来还账了。”

他想一了百了

经过记者的开导,陈力最终认识到了自己思想的狭隘和偏执,他有些自嘲地说:“现在我的‘计划’肯定是不会去实施了,可以说今天和你的交谈,挽救了好几个人的生命。”临走前,陈力还与记者约定:“如果我今后情绪再有反复,希望你能继续监督我。”(来源:成都晚报记者 刘茜 )

对于记者的劝解,一开始陈力不以为然。他说,他心里很清楚杀人是犯法的,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杀人偿命的心理准备:“我不需要别人来评价我要做的这件事情是对还是错,我之所以找记者,只是想告诉所有人,我为什么要这样做。”面对陈力此刻狂躁和暴怒的情绪,记者选择换了一种说法:“我们先不论谁对谁错,我只希望听听你的故事,然后帮你参考一下,你这样做究竟值不值得。”考虑片刻后,陈力点了点头,算是同意了,然后讲起了他和王婉华那段爱恨交集的情感经历。

“我是在一个娱乐场所遇到她的,而且她是已婚,她老公在自贡,家里面还有一个上初中的儿子。”说起跟王婉华的恋情,陈力说,如果他由始至终都只把自己放在一个情人的位置,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结局了。他叹了口气说:“我错就错在把自己当成了她的丈夫,并且完全进入了角色,无法自拔,但是去年她却跟我分了手。我现在就只想把她的家人杀了,然后再跟她同归于尽!我得不到的东西,别人也休想得到!”说到这里,陈力攥紧了拳头,眼里冒出绝望和仇恨的怒火。

记者进一步剖析:“试着从王婉华的角度去想,任何一个女人,不管她貌美如花也好,贪图享乐也好,她内心深处最想要的,仍然还是一个归宿和一种安全感。尽管在你看来,王婉华的丈夫‘窝囊’、‘懦弱’,甚至不像个男人,但他却是用十年的等待和容忍,甚至不惜抛弃了一个男人的尊严,证明了他对妻子的爱,也给足了她安全感。试问这一点,你能做到吗?”

工厂倒闭后,为了生存,陈力不得不成为打工一族。每当他精疲力尽地登上拥挤的公交车,每当他拎着行李默默地跟在老板身后,想起自己曾有的风光,陈力感觉心如刀绞:“我不甘心!我觉得我一辈子就毁在了这个女人的手上!”而每当想到自己和王婉华之间的无数次争吵,陈力又渐渐把对王婉华的恨转移到了她丈夫身上:“我们每次吵架,矛盾的根源就在于她坚持不离婚,她说她情愿和我分手,也不想伤害她老公。所以我就想,干脆直接把她老公解决了,然后我再和她同归于尽,大家一了百了!”

接下来,陈力向记者详细讲述了他精心制订的几套“行动方案”,从时间、地点,到作案工具,都考虑得面面俱到,让记者不由得连吸几口凉气。

邂逅出墙红杏

从一个情场高手到鸳鸯梦断,从一个风光的个体老板到最终身无分文,短短不到半年时间,陈力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场噩梦,醒来时已是孑然一身、一无所有。“这一切都是她(王婉华)造成的!我曾经很爱她,但是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,我觉得曾经的爱已经变成了一种恨,我以前对她的爱有多深,那么我现在对她的恨就有多深!”

在整理了一番思绪过后,记者向陈力提出了自己的看法:“在你看来,王婉华辜负了你,而她的丈夫又是她辜负你的根源所在,所以你恨他们;但是在我看来,如果我是王婉华,我也同样会选择老家的丈夫,而不是你!”

正如陈力自己所说,如果一直这样下去,两人也许相安无事。但在和王婉华共同生活了一年之后,已经把自己完全放在“丈夫”这个角色上的陈力开始越来越不满足于现状,他想要和王婉华做一对真正的夫妻。

他要和她同归于尽

见陈力的思想有所触动,记者更进一步指出:“再回过头想想你的愤怒,以及你一心想跟对方同归于尽的想法,你做这一切,真的是因为爱吗?还是因为得不到而对自己产生的一种挫败感?”

究竟是一段怎样的感情经历,让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几近崩溃和疯狂的边缘?

鸳鸯梦断

为了弄清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,并尽可能让陈力的情绪稳定下来,记者约他第二天在东门的一家茶坊里见了面。

一次次提议,又一次次被拒,陈力的脾气开始变得越来越暴躁,两人的关系开始有了裂痕。2009年6月的一天,当两人再次谈到离婚的话题时,王婉华仍然坚持不愿离婚,盛怒之下,陈力第一次动手打了王婉华,这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加恶化。

“她喜欢吃煎蛋。那时候,我每天早上七点钟就起来给她做煎蛋;有的时候她去美容院洗脸,到吃饭的时间还没有回来,我会在家做好饭菜放在保温桶里,然后给她送到美容院去。”回忆起当时的点点滴滴,陈力的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一丝笑意:“你不晓得,当时美容院那些小妹好羡慕她哦,加上我厨艺又好,给她做的饭菜都是精心搭配,色香味俱全的,一打开饭盒她们都抢着来吃。作为一个女人,她当时还是很有面子的。”

为了挽回和王婉华的感情,陈力想尽了办法:“我给她打电话,发短信,还找了很多朋友给她做工作,但是她的脾气也很倔,坚决不同意跟我和好。”

听完记者的分析,陈力沉默了。从他紧皱的眉头可以看出,此时他的内心正经历着一场激烈的辩驳。最终,陈力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的确,我以前从来没有站在女方的角度来考虑过,对她的丈夫我更是不屑一顾,所以我始终无法理解和接受这一切。但是现在听你这么一说,我觉得她选择她老公,确实是无可厚非。和她老公相比,至少目前来说,我已经输了,输得一塌糊涂。”

面对记者一连串的质问,陈力继续沉默。记者直言不讳地指出:“你的行为就像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,自己得不到的玩具,于是赌气砸烂,让所有小朋友都玩不了。试问这种行为,究竟是出于爱,还是一种自私的占有欲呢?”

没有解不开的结